1/1页1 跳转到查看:1036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中国时装设计师:到美国生根发芽,任重道远

  面试刚进行到第二轮,知名时装设计师、Oscar de la Renta的创意总监彼得·考平就给蔡鹏吉撂下了一句话:“真希望你明天就能来上班。” 
  这是半年前的事了。当时,这个来自福建小城的年轻人即将从著名的帕森斯设计学院毕业。他期待自己的毕业作品能够在9月的学院毕业秀上顺利拿下开场。在毕业前的作品展上,Oscar de la Renta的一位高管发现了他。
  在此之前,为了物色这样一位擅长立体剪裁的设计师,这个有着四十多年历史、以高级时装和晚礼服闻名的美国著名时装品牌已经面试不同的人长达一年多。
  4个月后,在今年9月的纽约春夏时装周上,彼得·考平在新品发布秀上列出了所有参与创作的设计师的名字。蔡鹏吉的名字赫然在列。
  在来到纽约的第二年,28岁的他成为了该品牌核心设计团队里唯一的亚洲人。
  到纽约去
  直到正式入职3个月后,蔡鹏吉偶尔还会被其他部门的同事当成是实习生。当对方得知他的身份,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你是怎么得到这个职位的?”
  和计算机、生物等领域里大量的华人工程师相比,在美国,时尚产业,尤其是那些根植于美国主流文化和白人精英审美的高端时装品牌,提供给华人设计师的工作机会并不多。尤其是蔡鹏吉这样的中国留学生,来实习可以,但成为全职员工,就意味着公司需要在签证、缴税等方面为雇佣外国人付出额外的成本。有人说,把美国现在所有的时尚大牌加起来,能进入核心团队的华人设计师不会超过3个。而在中国土生土长的蔡鹏吉,看起来也太年轻了。
  他是被一档电视节目带到美国的。3年前,蔡鹏吉参加了央视电影频道《创意星空》的比赛。这档脱胎于美国时尚类真人秀《天桥骄子》的节目吸引了全球范围的华人设计师,其中的佼佼者将有机会到国际顶尖时尚品牌的总部工作实践,或者,前往号称全美第一、全球第二的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深造。
  那时蔡鹏吉已经从四川美术学院的服装设计专业毕业。他来到了北京,先是被一家投资商看中,做起自己的服装品牌,又很快分道扬镳。“我当时就是想留在北京。”他想通过这个比赛再找找新的机会,比如,有机会进入评委之一、设计师李大齐的工作室。
  半年后,蔡鹏吉从全国5个赛区的海选突围进入了5强。在最后的总决赛上,他以电影《墨攻》为灵感,设计出了一组带有中药印花图案的服饰。他获得季军的同时,捧走了唯一的一个“帕森斯学院奖”:他直接被帕森斯设计学院录取为其时装设计与社会专业的研究生,并享有全额奖学金。
  这所学校,他并不陌生。这里走出过包括马克·雅可布、唐娜·凯伦、拉夫·劳伦 等一大批时尚界大咖,近年来炙手可热的80后华裔设计师吴季刚、王大仁也是帕森斯的校友。
  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向他缓缓展开。
  2013年秋天,蔡鹏吉到纽约时,在帕森斯的校园里,已经到处都能看到中国人的面孔,普通话随处可以听见。
  而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2008年,刚从东华大学时装设计专业毕业的黄悄然决定到美国读书,帕森斯是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但在当时,无论是身边的同学还是在网上,她几乎找不到已经在读的中国学生甚至其他可以咨询的人。等她真的到了才发现,整个年级包括她在内只有两个大陆学生。
  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吴季刚、王大仁等华裔设计师开始在欧美时尚界迅速崛起,来自中国的超模们也开始在国际顶级秀场上逐渐崭露头角,越来越多的学服装设计的中国学生开始转向美国。
  2012年秋季学期,帕森斯的时尚类专业迎来了80名中国留学生,这个数字是2002年时的40倍。在纽约另一所以时装设计见长的学校普瑞特艺术学院,仅从2010年到2013年,来自中国的申请者数量翻了3倍。
  今年9月,在纽约时装周的帕森斯毕业秀上,共有11个学生获得了展示自己作品的机会,其中5个来自中国。
  “现在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在申请这个专业,这不只是所占的比例高了,他们的实力非常非常强。”帕森斯学员服装设计系主任雪莉·福克斯说。
  辛苦程度“令人发指”
  21岁的徐星媛今年大四,她是2012年入学的那80名中国学生之一。在到帕森斯之前,她对设计毫无经验。她从小喜欢画画,却从未接受过专业的美术训练。
  “那时候我对时尚没什么概念,也不具备艺术的专业知识,但我比较清楚自己想做的、想要的是什么。我想帕森斯看中的也不是那些千篇一律的素描、统一培训流程出来的服装稿,而是你个人真正的想法、你与艺术之间的那点connection(联系)。”徐星媛说。
  之后这几年,她每年最纠结的是秋季学期开学前,这意味着又要回到纽约去面对日夜颠倒、饮食不定、几乎没有休息娱乐的生活,“上飞机都是硬着头皮的,因为太清楚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和各个领域的顶尖学府一样,帕森斯有着繁重的课业和极高的淘汰率,“做衣服”几乎是学生们生活的全部。而“做衣服”也给这些年轻人们提供了一个窗口,聚光灯、名流、金钱、奢侈品……一切仿佛近在咫尺。但徐星媛看到的却是,那一件件名贵的成衣背后,是几个月暗无天日的劳作、难以数计的草图和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辛苦。
  刚到帕森斯时,徐星媛发现这个顶尖的服装设计学府里,很多人的衣着并不时尚,黑色首选、基本款,她以为这是某种潮流,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方便,“没那么多多余的精力花在自己的穿衣打扮上。”慢慢的,她也加入了这个“潮流”。
  从大一开始,徐星媛就没有过完整的周末,常常是夜里两三点才离开学校,第二天一早又跑去买布料。一次,为了赶在截止日期前完成一个系列的服饰,她从周六下午一直做到了周一凌晨,小睡一下又马上爬起来接着做,到后来口腔里因为溃疡满是血腥味。而同时设计、制作两个甚至更多个的系列服饰则是常有的状态。
  但一旦在纽约,做起衣服,那种热爱和激情自动就进了身体里。她也享受那种全身心投入到作品里的感觉。
  “相比起来,国内的教育真是太轻松了。”回忆起在帕森斯的第一个月,蔡鹏吉用了一个词:令人发指。他很快就发现,这是常态,“这里2~3周的工作量就相当于国内学校花半年到一年做毕业设计的工作量,甚至还要超过。”
  在国内时,蔡鹏吉一直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勤奋的人,但和外国同学一块时,他发现“根本没法比”,“他们可以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连续作业一两个月都没问题。”而这样的勤奋常常都是自觉的,很多时候,教授并没有提出硬性要求,但大家还是会不断地逼迫自己,不断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是这样,没日没夜地做。”
  这样的勤奋不只在学校里。蔡鹏吉的一个朋友在吴季刚的公司实习,他告诉蔡鹏吉,以爱社交、爱派对著称的吴季刚,每天都是第一个出现在公司里。“向往这一行的人看到的都是纸醉金迷,真正在这一行做事的人,看到的都是苦。”蔡鹏吉说。
  “纽约、巴黎、米兰、伦敦的时尚产业那么发达,中国一直说要走出去,要赶上,但首先我们在勤奋这方面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真是输太多太多了。”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他们正在发出自己的声音
  作为擅长打版和立体剪裁的设计师,蔡鹏吉和大多数设计师不同之处在于:他从不画草图。设计一件衣服,他常常是拿起一块布直接剪,“脑子里大概知道会是什么样。”
  这得益于他扎实的基本功,更来源于他对规则的把握。在服装设计中,每一个版型都有着各自的标准化模式,袖子有多长、腰围有多大,都由相应的公式计算得来,创新也要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他熟知这些规则,可到了帕森斯学院,他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去忘掉它们。
  刚到帕森斯时,蔡鹏吉几乎每周都会被教授批评:“你又做得跟以前一样。”这让他非常崩溃。“固定思维太久,我总觉得有个标准答案在那儿。”蔡鹏吉说。
  转机出现在一条连体裤上。那是他的第一个大作业。在又一次崩溃后,他剪掉了已经打磨许久、基本成型的作品,而离截止期只有不到5天了。没有太多时间思考,他拿起剩下的最后一块布料不管不顾地做了起来,而最后的成品让他自己十分惊讶:“我都不知道衣服还能长成那样。”这一次,教授对他说:“这个学期你走得很艰难,但你彻底改变了。”
  然而,真正的改变远比这更难,有关规则的挣扎一直持续到了毕业秀。
  从开始准备的那天起,蔡鹏吉就决心要拿下整场秀的开场——只有当年最优秀的作品才有这个资格。作为纽约时装周的一部分,帕森斯的毕业秀无疑是这些年轻设计师们事业上最好的起点。他认真分析了往届的经验,并以此给自己定下了设计规则:要足够新鲜、足够吸引眼球。
  很快他就发现,这让他变得“不是自己了”。在最初的一个半月里,他不断尝试创新,却不断做出废品。他并不擅长那种“吸引眼球式”的风格,又担心遵循自己的想法会拿不到开场。 他变得越来越不知所措,甚至一度瘫在工作室的地上大哭。
  又一次的崩溃之后,擦干眼泪,蔡鹏吉决定放弃那个关于开场的“规律”,还是在自己的风格上进行创新。埋头创作了一个月,他带着自己重新做好的几十套方案去见了系主任雪莉·福克斯。
  他拿到了开场。
  事实上,2014年帕森斯毕业秀的开场设计师也是来自中国。蔡鹏吉的师姐李佳佩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进入帕森斯攻读硕士学位。她的毕业作品之后被伦敦知名的精品零售店“丹佛街集市”(Dover Street Market)选中进行销售,她本人也入围了H&M设计大奖的决赛。2015年初,这个26岁的姑娘先是带着自己的同名品牌登上了纽约时装周VFiles秀场,而后又一举夺得了LVMH青年时尚设计师大赛的二等奖。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届大赛中,全球共有26名设计师入围,其中5人都拥有中国背景。
  “人们对中国设计师的印象还停留在他们总是等着看欧洲在做些什么,西方在做些什么,然后复制回去,但这个阶段其实早就过去了。他们正在发出自己的声音。”福克斯曾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
  中国超模助力原创品牌
  2010年从帕森斯毕业后,24岁的黄悄然留在了纽约,进入英国设计师Nathan Jenden的同名品牌工作。在那里,因为相似的审美和设计理念,她和同事、美国设计师Joshua Hupper萌生了一起做品牌的念头。很快,一个名为“Babyghost”的女装品牌诞生了。
  相比所在公司偏于成熟、华丽的风格,她迫切地希望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况且,她的父亲在山东老家经营一家服装加工厂,可以为品牌的产品供应链提供强大的支持。
  Babyghost其实是在中国起步的。这和当时国内时尚界日渐蓬勃的市场环境密不可分。2010年,国内共有10家新的买手店出现,包括由洪晃投资的中国原创设计概念店“薄荷糯米葱”(BNC)。在此之前,内地并没有特别成功的原创设计销售平台,而“薄荷糯米葱”等销售平台的出现给一大批中国年轻的设计师提供了机会。
  2010年前后,美国的经济尚不景气,消费严重萎缩,国内的网购热潮正盛,他们决定在中国开设淘宝店,同时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宣传推广。
  工作室在纽约,工厂在国内,黄悄然每隔几个月在中国美国间往返。从订面料、盯生产,到一场秀上品牌标识的摆放,她必须学会成为“压力的终端”,那个“带领大家解决问题的人”。
  “无论多差的事情,都一定是有解决方法的,都一定是可以去面对的。”创业5年后,黄悄然总结说。
  如今,Babyghost已经在淘宝和天猫上拥有了两家直营网店,也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忠实粉丝。同时他们正一步一步地引起了美国时尚界的兴趣。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在美国被关注,和刘雯、雎晓雯、奚梦瑶等一批在西方时尚界正火的中国超模息息相关。
  2009年,还在帕森斯读书的黄悄然在纽约时装周后台做穿衣工,在那里她结识了刘雯,也陆续认识了其他的中国超模姑娘们。那时候,纽约时尚圈还没有那么多的中国面孔,同是在异乡打拼的年轻女孩,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创业后,每逢品牌活动,刘雯等人都会前来捧场。她们在平日里也常穿Babyghost的衣服。于是,在秀场后台、在街拍中,这些成为时尚界新宠的中国面孔成为了最好的广告。
  从2014年下半年起,美国版《Vogue》《时尚芭莎》、Models.com等美国时尚媒体都相继对Babyghost进行了报道,与此同时,该品牌还被收录到了时尚界公认的权威时装评论网站Style.com中。
  如今,Babyghost已经在美国建立起了线下销售渠道。今年年初,黄悄然和Hupper带着他们的第10季产品,第一次以静态展的形式在纽约时装周上向国际媒体与买手展示最新系列。而在9月结束的2016春夏纽约时装周上,他们又登上了先锋展示平台Milk Made。
  黄悄然说,在品牌创立之初,她和Hupper都没有太具体的目标和规划,但随着品牌的不断成熟,他们希望还可以走得更远。“(纽约)这个城市很积极,有很多很多有梦想的人都带着自己的梦想来到这里。当你想做一件事的时候,没有人会跟你说不行,大家都会很鼓励你。这种怀揣梦想的氛围让人感觉特别好。”她说。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还有多远?
  2015年5月,一场题为“中国:镜花水月”的服装展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开幕。展览将100余件汇集了中国意象的高级订制及前卫成衣置于由中国传统服饰、书画、瓷器、电影营造的经典艺术氛围中,试图探索几个世纪以来,中式审美对西方时尚的影响以及中国元素对时尚创造力的启发。展览一经开幕就引发了空前的关注,因为太过火爆,原定的闭展日期不得不延迟3周。截至9月7日正式闭幕时,该展览共接待了近81.6万参观者,这一数字也使其取代了2011年的“亚历山大·曼昆:野性之美”,成为该馆历史上参观人次最多的服装展。
  一时间,“中国风”又一次成为了纽约时尚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从老牌的萧志美(Anna Sui)、王薇薇(Vera Wang)到后来的吴季刚、王大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华裔设计师在欧美时尚界声名鹊起。但不得不承认,一张东方面孔之外,他们其实和中国毫无关联。
  但如今,随着中国新一代设计师的不断成长,一批融合着中西方背景、更具国际化视野的年轻人正在成为国际时尚舞台上一股新鲜的力量。
  “这一代的设计师,他们在中国和西方都接受过教育,所以他们拥有双向思考的能力。他们会产生一些新的点子,而且,中国人学得快。”《Vogue》中文版主编张宇说。
  不仅如此,他们也不再是老观念里那些钟爱龙凤、大红的中国设计师了。事实上,无论是Marsha Ma、王海震、张卉山等已经在欧美时尚界崭露头角的设计师,还是像蔡鹏吉、徐星媛、黄悄然这样的年轻设计师,尽管他们在中国长大,作品风格却鲜有明显的中国元素。
  “我比较喜欢内在传统,外在现代的风格。”蔡鹏吉这样解释自己的设计理念。黄悄然也认为:“我做的事情肯定是很中国的。但更多是潜移默化的,不是说一定要把符号性的东西搬进来,就是中国结、旗袍那些。”
  黄悄然坦言,“中国设计师”这个身份让她和自己的品牌在美国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外界对我们的兴趣其实是对中国这个国家的兴趣,他们感兴趣的点其实是在于在这片土壤里成长起来的人。”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蔡鹏吉承认,尽管这两年国内的时尚行业起步很快,但要说“中国设计”,一切还为时尚早,“以我的了解,国内很多公司都还是在一个抄袭和修改的设计状态中。”
  就在10月刚刚结束的上海时装周上,独立设计师刘小路在网上发文,指责一家参展品牌抄袭了自己2014年春夏的设计,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
  “包括我这一代年轻的设计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蔡鹏吉说。
人生有几个十年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郑重声明:本论坛所有文章或图片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与本论坛立场无关,本论坛不承担任何责任。
作为内衣行业专业知识与经验的交流平台,本论坛并不鼓励与本业无关和任何牵涉第三方利益的相关讨论,敬请业界网友自重。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bbs.ne36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