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45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设计师张娜:中国设计师亦遭遇“被抄袭”危机

   中国上海——设计师张娜最近遇到了一件让她气愤和头疼的事。正在准备其品牌FAKE NATOO回顾展的她突然被朋友告知,其2015春夏系列中的一款非洲鹳鹤蚕丝印花图案被抄袭了。类似的抄袭和山寨新闻过去虽然层出不穷,但受害者大多为外国著名品牌,张娜不曾想过同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营业员见我站在衣服面前,非常热情地介绍这是她们本季的主打产品,尤其特别的是花型图案都是他们花了大功夫的原创,其中部分购买自中央美院的一位老师,每幅作品花费人民币60万买断版权。而且非常体贴地专门指着我挪不动脚的那款裙装说:这也是花费六十万买来的花版……”她气愤地在其微博上写下了其前往该抄袭品牌专柜求证时的遭遇。这位设计师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服装设计系,并曾在法国Mod’Art服装设计学院深造,其个人品牌FAKE NATOO成立于2007年,同时,她也是公益项目“Reclothing Bank”(再造衣银行)的发起者。
  涉嫌抄袭的品牌名为Kavon卡汶,其公开资料表明,该品牌创立于2003年,其所有者为深圳市嘉汶服饰有限公司,是香港嘉汶时装(国际)有限公司的子公司。目前,Kavon在全中国拥有三百多家门店,在所有重要城市的商场均开设了店铺。其官方网站用“创新是企业发展的继续”来描述其企业理念,并用“光明正直”一词来形容其员工的形象。截止发稿,该公司一直未接受BoF时装商业评论的采访,也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因Kavon门店众多,“导致我们自己的顾客和合作的买手店都产生了质疑,这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张娜告诉BoF,不少代理商都写信质疑她是否将自己的作品保管不慎外流,甚至有人怀疑她的设计并非原创。
  同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其他中国设计师身上。不少设计师都怀疑,其抄袭者通过找到与其近似的面料,或是直接购买正品的样衣,进行拆解、驳样,从而完全复刻。Chictopia的设计师刘清扬,因其辨识度强烈的设计,成为了抄袭和山寨者最热衷拷贝的对象。即使其已经在淘宝开设了官方星店,但搜索其名字,仍然有超过100个页面结果,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标注着“同款”的假货。
  另一位设计师万一方曾与同样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时装硕士专业的杨桂东合共设计开发的发光球鞋Simulation,也被大量仿制,后来还发展至女装产品也被抄袭。她告诉BoF:“即使我与终端买手店和销售通路进行了沟通,大家都认同相似度极大和抄袭这件事,但是因为服装设计并没有版权这一说,他们能够为我们做的也只能够是不推荐,但是无法下架。”
  舆论维权是设计师们的最大的武器。张娜该条维权的微博阅读量超过330万,被转发了1585次,其中不乏《iLook大视野》杂志主编洪晃、《Elle Men睿士》杂志时装总监董江威以及演员宁静、田原等业界人士的支持。但网友中依然也存在“大牌都被抄,不知道你们在大惊小怪什么”,“抄你是因为看中你”之类的论调。一些设计师不得不苦笑着自嘲“被抄说明你红了”。
  万一方和杨桂东共同设计Simulation球鞋屡被抄袭|图片来源:Not Just a Label
  “我不知道怎么来定义‘红’这件事情,但是对于品牌来说,有着不小的伤害。首先,消费者会质疑我们的成本和利润空间,觉得假货不影响外观,却可以以低非常多的价格出售。完全忽略了设计,材质,工艺和运营的种种成本。也挫败了设计师开发和研发新品的热情。现在,每一次把设计发给加工厂寻价,我们都会担心设计被盗。这对创作者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也不利于创意的自由发展。”万一方认为这种对原创不友好的状况不利于设计师和时装产业的长远发展。
  张娜也赞同这种说法:“有人认为,抄你说明你做的好。但是其实这是两个概念。我不在意你是否买我的衣服,那由你的消费习惯决定。只是如果你喜爱一个中国独立设计师的作品,那么,希望你至少知道这是她的创作,无论是口头上赞美一下,亦或者实则支持一下,于我们这些从事着创意工作的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更实际的维权方式则是采取法律手段。但知识产权向来是一个模糊的灰色地带。2011年4月,以红色鞋底为招牌的Christian Louboutin曾以“抄袭”之名将Yves Saint Laurent告上法院,要求赔偿100万美元的损失,并要责令对方停止生产类似产品。4个月后,美国联邦法院于做出裁决,驳回起诉,认为红色鞋底虽然具有其特性所在,但却不能视为独家所有的“商标”,没有足够证据证明Yves Saint Laurent的行为构成“抄袭”。而Gucci与Guess曾因商标“字母G”进行了长时间的缠斗,尽管Gucci此前状告Guess在美国胜诉,但是米兰法庭却宣判Gucci起诉Guess商标侵权案败诉。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虽然肯定了著作权所有人的权利,但并没有具体规定如何界定产权的从属以及对于侵权者的处罚规定。另一方面,中国创作者普遍产权保护意识较为薄弱,特别是时装行业对于版式、图样等许多时候并未申请专利,这就对维权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再加上,一些关键证据往往掌握被告手里,取证阻力很大。”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合伙人告诉BoF。
  “即使申请了鞋子的一些技术版权专利,也请了律师来协调,不过其中的复杂程度和打假的成本超乎了我们想像,当我们发现广东东莞和广州的整条鞋材料街都在贩卖盗版我们设计的辅料和成品的时候,我们的心里其实已经放弃了。”万一方无奈地说起了她的经历:“我们走访了工商部门,但由于很多经营者都是以‘个人’而非‘公司’的形态存在,我们无法找到真正诉讼的对象。并且,这些不法商家,通过修改一些细节,来逃避抄袭的法律问题。”她也试图直接和仿冒制假者沟通,但得到的答复大多是“所有人都在做”,“要不你去告我们啊”。
  张娜也承认维权确有一定难度,她第一时间咨询了三家律师事务所,并给上海太平洋徐汇店、北京君太百货、朝阳大悦城等售卖涉嫌抄袭产品的零售商发去了律师函,要求它们配合维权,在判决结果下来之前,将这些产品下架封存。但至今,对方依然没有动静。
  但张娜决定要坚决地抗争一次。“我们不愿意我们付出辛苦的劳动,最后却被不良商家抄袭获利,自己一无所得甚至还要赔上开发成本。我要求的是最简单的权利,知识产权的被维护。因为,创意是一个有价值的行为,创意是一种生产力,创意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但创意同样也需要正当的谋生,养活自己,再壮大。而不是被抄袭者扼杀在摇篮中。”她说道。经过深入研究,律师们给张娜带来了信心,他们都认为“这官司可以打,并且此前有胜诉的案例。”
人生有几个十年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郑重声明:本论坛所有文章或图片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与本论坛立场无关,本论坛不承担任何责任。
作为内衣行业专业知识与经验的交流平台,本论坛并不鼓励与本业无关和任何牵涉第三方利益的相关讨论,敬请业界网友自重。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bbs.ne365.com